犀利士每日錠
Would you like to react to this message? Create an account in a few clicks or log in to continue.

Go down
avatar
Admin
Posts : 110
Join date : 2021-04-11
View user profilehttps://tadaopke.666forum.com

千年麥事,未曾走遠,千年麥事,未曾走遠 Empty 千年麥事,未曾走遠,千年麥事,未曾走遠

Sun Dec 05, 2021 8:29 pm
「民以食為天」,人的一生,實際是吃的一生,一生為吃所累。當他不能再吃了,他將失去生命,當人類不需要吃就能生存,人類所有的活動可能就會終結。雖然人們總愛把「吃穿」相提並論,但吃還是被放在前頭,比穿重要,衣服可以少穿點,穿爛點,十幾年不添一絲衣服,但不能不吃。
 
行兵打仗,草糧先行;胡虜的戰馬為何嘶鳴著噠噠南下,不還是為了吃的?人類所面對的致命災難,絕大多是「饑災」,所謂的水災、旱災、蟲災,包括戰爭,最終導致的結果還是饑災。不知道的不說,但說知道的,上世紀六零年,那些親身經歷、現在還健在的老人們至今記憶猶新。因為饑餓,人和動物一樣,生存的目的只剩惟一的一個,就是吃;因為饑餓,人們放棄恪守的尊嚴和人格,去偷去摸去乞討;因為饑餓,一個年方十八歲的黃花閨女為了得到半個黑窩窩頭,嫁給了比她大二十歲的男人;因為饑餓,一個個善良的鄉親們在絕望中死去,暴屍荒野;因為饑餓,揭竿造反一波未平,彼潑又起。hamer 汗馬糖 汗馬精力糖 hamer candy 悍馬糖 漢馬糖可見這吃與饑餓非同小可,復雜棘手著呢,一直在直接地威脅著人們,潛伏在各種矛盾之中,下至草民百姓為之奔波忙碌,窮其一生,上至帝王為之苦心積慮,殫精慮竭。
 
歷史上的太平盛世都有誇大粉飾的嫌疑,因為吃一直未能得到真正的解決,中國的改革開放,首先就是從簡單的吃上入手,一步一步地走向了富強,就是因為有了溫飽最基礎的支撐。
 
雖然這些年今非昔比,蛋類肉類各種副食五花八門、要有盡有,然畢竟代替不了家常便飯,何況農家的手頭一直緊巴巴著呢,不允許那樣奢侈。在一日三餐中唱主角的,還是白面。各種食品,離不開白面,不管咋變吃法兒,實質還是白面。白面對於北方的人們的吃,可謂手屈一指,獨領風騷。白面來自小麥,小麥來自中國北方的廣袤大地,每年春季,北方的農作物是無邊無際的、青得發亮的小麥,過了小滿,天地間都在氤氳著小麥的清香,鳥的歌聲都在傳唱著小麥即將成熟的消息,農人所必須面對的課題,是老生常談、年復一年的麥事。
 
首要收拾麥場,俺這裏叫「割場」,有的地方叫「糙場」。
 
不管是老場或者是新場,都要把雜草鏟得幹幹凈凈,不留根兒,還把石頭,磚頭蛋子,瓦片玻璃什麽的統統撿了扔了,高的鏟鏟,低的墊墊,然後耙了,趟了,粗細均勻象面一樣。什麽時候用,提前在頭一天的傍晚拉了水用水瓢細細地潑一遍,水分不能太濕,太濕就會成了稀軟的泥巴,不能太幹,太幹凝結不到一塊兒,更不能有遺漏的地方。經過了一夜,必利勁 印度必利勁 必力勁 Poxet-60 Priligy 必利吉 P-force土垃和水得到了充分的融合,第二天早上起來撒上一層薄薄的麥糠,這樣防止沾石滾。拉石滾不可以用牲口,牲口的蹄子一扒就是一個深深的蹄子印,不可以用拖拉機,拖拉機的輪胎會把場弄個麻子坑臉。須用人拉,人的力量平穩,留不下痕跡。石滾一頭大一頭小,頭大的放外面,頭小的放裏面向著中心,這樣方面拐彎兒抹角兒,還省力氣。兩個人,走在裏面的掌握方向,走在外面的多跑腿兒。然就這小事情,作為農家弟子的我和我哥在第一次割場就鬧出了笑話。我使出了吃奶的力氣,渾身濕透了,最後累得兩條腿象硬棍子一樣一拐一拐的,我哥還埋怨我偷懶,沒出真勁,不然咋都這樣的沈,這樣的別扭,他也是累得上氣接不著下氣,一大早上場也沒割好。路過的大伯差點笑得沒氣了,原來我們倆把石滾的大頭放在了裏面,小頭放在了外面!
 
別不在乎,割場不就是轉圈子?不信你來試試,一滾要壓一滾,但往往不是有的地方轉得多了,就是有的地方轉得少了,還有的地方根本還沒轉到。轉著轉著,就壓不著滾了;轉著轉著,眼就花了;轉著轉著,就撐不住方向了。但老祖宗們不知是哪一輩,不知是誰,永春糖 B Candy B  Candy B+ Complex spinach mentalk xtreme留給了我們一個笨辦法但也是絕招兒,弄一撮草拴在石滾後面,這撮草就在麥糠上面輕輕地劃下一道印兒,順著這道印再來轉圈子準省勁準省功夫。割出來的場象硬化過的廣場一樣平展,找不出一個坷垃蛋,找不出一個指頭般的坑窩,找不出一道能漏麥子的裂縫。雖然是在地上,這樣的麥場將來打出的麥子幹幹凈凈的,很少坷垃蛋兒,不然打面時撿坷垃撿半天,打出的面還很磕磣,對不著牙齒;所以老莊家筋們在割場時總是很細心,不怕繁瑣費事。
 
比平時多趕了好幾趟集,買鐮刀、磨鐮石、草帽蔬菜、叉把掃帚摟耙。鄉縣級別的城鎮,割麥前大街小巷的兩旁盡是賣這些農具的,早上剛開張時堆天摞地的,一車車一堆堆,到集罷時,不管人們是怎樣的挑三揀四,相中了這把丟那把,都盡光了。還有些常搞生意的人精得很,知道農家這錢非花不可,也舍得花錢,不怕花錢,就拉了農具,幹面條、大米、菜果、希愛力5mg TADARISE-5 犀利士5mg 犀利士每日錠 希愛力 希愛力雙效片西紅柿等直接遊鄉串村,不用問,生意比平時好了許多,賺的錢也比平時鼓囊了好多——這是亙古不變的一次商機。
 
在外打工的農民工,也都陸續地回來了,掙錢是小事,全家一年的口糧可不是鬧著玩的。有些人雖有工作,但老婆孩子還靠種地吃飯,這時自然回來得更快。有些人沒種一分地,家在城裏,可父母兄弟姐妹還呆在農村,他們也請了兩天假,買了啤酒飲料、割了肉回來重操舊業,憶苦思甜。鄉村的學校也放了例假——麥假,確保顆粒歸倉。政府的官員們也湊熱鬧,東革阿裏蜂蜜 ETUMAX蜂蜜 日本金馬糖 飛馬糖 Akiyo 印尼紫糖坐在電視機裏口口聲聲稱支援小麥搶收,顯得比農人們本身還要看重。
 
割麥背後,是緊鑼密鼓,厲兵秣馬,牽動著很多的筋骨脈絡。
Back to top
Permissions in this forum:
You cannot reply to topics in this forum